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

花蓮統帥飯店的點點回憶~

就在大概十天前(2018.2.6.)的花蓮大地震中,統帥飯店垮了,然後在很快速的清理下,一週多就完全夷為平地。統帥飯店是我對花蓮最初的回憶,小時候全家去花蓮玩的時候,住的就是剛落成沒幾年的統帥。應該說,我這輩子第一次去花蓮住的地方,就是統帥。

1981.7.我第一次搭花蓮輪去花蓮,搭配一首侯麗芳唱的花蓮輪電視廣告歌:「我是海上的璇宮,我是水上的游龍, 帶來一船的歡樂,駛進金色的碼頭。」猶記得,那是北迴鐵路剛通車的年代,也正是國民旅遊漸漸在台灣興旺的時候。那陣子一個非常熱門的旅遊行程,就是從基隆坐花蓮輪到花蓮,住花蓮統帥,玩鯉魚潭與太魯閣,然後隔天搭北迴線北返。

因為對統帥有著許多小時候的回憶與印象,所以 2015.4.為了拍中油北埔最後的運油列車時,我和朋友特地再次住了統帥。而這次,我特別拍了許多裡裡外外的樣貌。而今,這大概是統帥飯店給我最深最深回憶的一點影像記錄了。

統帥大飯店最特別的就是客房裡的圓圈圈窗戶。在外牆改建過後,反而內部留存較多面影。

 窗簾拉起來就看不太出來了。
 床頭木隔板都很有老派的味道。
 鑰匙長這樣。
這是一個住房資料夾,內有信封等與各種簡介。
 廁所側的房間長這樣。
 梳妝台長這樣。
這是我們住的八樓平面圖。
從窗戶看出去是這樣。
 客房走廊跟電梯間長這樣。
 來到一樓,電梯長這樣。
 然後一樓跟二樓間有旋轉樓梯。
 一樓看這個旋轉樓梯
 一樓的櫃臺
 一樓大廳的各角度記錄
 再看一下外牆。
 以下是2014.1.拍的。
花蓮統帥在地震中垮了,我從小的花蓮回憶消失了大半。花蓮輪沒了,老車站拆了,許許多多的回憶永留心中。期許花蓮統帥有天真的能再蓋回來,那我一定要再度光臨給他打氣!











2018年1月3日 星期三

北市懷寧街原「中國之友社」舊址超潛入

在北市懷寧街二二八公園一角,現在為市府公園處所使用的一棟建築,其實是戰後中國之友社(Friends of China Club)的建物。這棟建築的主要的本體很可能是日本時代留下來,但是懷寧街側的玄關,則是戰後所蓋的。那種戰後美援時代的空心磚現代建築特色,以及線條的樣貌,非常有時代感!但是,但是,原本面對懷寧街的入口,那個突出的玄關,整個被「大魔改」轉了九十度,於是新造的入口氣勢跟樣貌就差了許多。可惜啊!以下是當年的彩色老照片,取自網路(應該是當年在台美軍拍攝),另外黑白照片是來自外交部的國家文化資料庫。

 魔改後被封起來的原本玄關目前樣貌:
 目前的玄關,整個入口線條跟氣勢就差了。
雖然說入口轉向後,呈現中華民國美學的狀態,但是進到裡面後,那個原本中國之友社的玄關與大樓梯,還是非常的漂亮,特別是空心磚,簡直美死了!
 然後,一上到二樓的第一會議室,那個門超漂亮的~
 這棟建物側面的部分其實就沒有玄關來的美了,但年代很可能是日本時代的,因為這裡曾是當年的LION俱樂部啊~
好了!這棟建築,沒有文資身份,在臺北市也不用期待什麼。但整個玄關建物的「氣質」,卻隱約一直透露出不尋常的「修澤蘭氣」。雖然目前無法證實是哪一個建築師設計的,但是修澤蘭跟老蔣與夫人的關係,要請她來搞這棟中國之友社(Friends of China Club)的玄關建物原本就可能性極高,然後那個浮誇的樓梯,整個原本入口的線條氣勢,不是也很有東勢車站的風貌?如果是修澤蘭搞出來的,一點也不意外啊~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2018 新年快樂!

揮別2017,終於來到2018,大家新年快樂!

在年始年末的時候,通常就是結算整理今年拍了多少照片檔案的時刻。想想過去的底片機時代,拍照的成本超高,一卷底片外加沖洗等等,大概都二百多三百台幣逃不掉,所以怎可能拍一大堆呢?現在的數位相機,連拍耗掉的除了快門數外,大概只有儲存空間了。因此,大家算算過去一年你拍了多少照片?

我的話呢~ 國內有50,124個照片/影片檔案293GB,海外有57,368個照片/影片檔案344GB,所以2017年大概拍了十萬張照片或影片,精確點算是107,492個檔案,不過這不包含手機的就是啦~

所以想想,一年拍個十萬張照片,我的相機辛苦了,記憶卡辛苦了,儲存空間就以後辛苦了~
很多人都在回顧2017發生了什麼事。我覺得,2017是個神奇的一年,很多想都不敢想的願望竟然就真的這樣實現了!4月的時候在日本「再會與感謝」的583,世界最初寢台電車,日本國鐵電鍋頭特急始祖,從小想都沒想過的,竟然半年後有其中二輛運抵了臺灣,成為籌備中的國家級鐵道博物館最初海外火車典藏品。雖然台鐵的許多珍貴車輛是否能如願進入館內收藏還有許多的路要走,但總算踏出了第一步。

這張2017年4月在秋田與583電車的相遇,激起了一連串令人難以置信的火花。真心期待臺灣的鐵道博物館真的能成真,大家一起來許願跟努力吧!

謹賀新年,迎接 2018!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讓珍貴火車順利進入國家級鐵道博物館典藏吧!

感覺台灣各地有太多的案例是民代或政府首長想要做政績,都想把珍貴火車拿到自己選區去展示。但若沒有長期照料的維修規劃,沒有好的展示場所,只不過是一次性的剪綵與煙火而已。當然,政治人物一定會跟你說,我們會後續持續好好照顧,但太多太多的案例都是悲慘的下場。在臺灣鐵道文化不受重視的時代,珍貴火車可以轉送各地保存已經是比被台鐵解體要好的下場,但大家爭取這麼多年的國家鐵道博物館終於要成立,北廠的場地也夠大可以保存很多珍貴火車的時候,我真心希望大家(包含政治人物)能從更大的格局去思考這個問題,而不是就像「自強號怎麼可以過我選區不停」的這種你有我也要有心態,搞到珍貴火車繼續四散各處。老實說啦,有眼光的政治人物就要有遠見,你真的可以趕快去爭取台鐵未來要報廢,現在還很多的火車來展示啊!為何不讓舊台中車站停有一列莒光號,然後恢復成舊塗裝,那不是超酷的嗎?


這輛代用行李車產權早就是文化部的了,搬去北廠典藏只是名正言順,刻意留在台中,那還要繼續吹風淋雨好多年,值得嗎?新北投一直要藍皮DR,但那麼珍貴的車,送去那裡真能被好好對待?我每次想到台灣各地早年的文化中心是怎麼對待珍貴火車的,就很怕這種地方上一窩風的搶車保存風潮,那個下場只能說,非常慘!
25C10024號屬25C10000型的代用行李車,它與其他載貨用蓬車最大的不同,是車側設有窗戶,在二戰期間及戰後復興年代,肩負起既載貨又載客的生涯。台鐵的本型車在1939年登場,戰後又陸續由台鐵自行裝配出後續增備車,後來還曾被改造為代用三等客車、鮮貨車、傷兵車、給養車,但目前已全數拆解或改回一般蓬車的25C10000型。

這批代用行李車在台鐵的歷史上,一直是舉辦巡迴展覽的常用車輛。在國共時代氛圍下被改裝為反共抗俄列車,也曾擔任CK101號蒸汽火車環島巡迴之旅的文物車廂。後期25C10000型常掛在宜蘭線列車載運托運貨物,也曾是西部幹線行包列車的主要編成車輛,不過近年來已經完全退出台灣鐵路舞台。

25C10000型的使用及改造歷程的複雜度是其他客貨車輛所無法相比,更是戰時、戰後復興時期及國共抗爭時代,有著貨車、代用客車及「反共抗俄」展覽列車等不同身分遊走於客車及貨車的界線上,是台灣鐵道史相當特殊的一款車。本輛25C10024號目前產權屬於文化部所有,建議移至籌備中的台北機廠鐵道博物館予以妥善修復後永久典藏,成為國家級鐵道博物館的典藏品。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再訪高雄六燃廠內神秘的紅磚625遺跡

高雄煉油廠在中油想要於年底前全部拆除廠區的規劃下,一些有著重要歷史記憶的遺跡很可能都會在要完全拆除地上物做污染整治的情況下全滅,因此日昨文化部文資局才有了一次會勘,希望能替這些工業遺址做一些什麼最後的努力。目前廠內管制區中,有著兩棟紅磚建物,中油的記錄說大概是1950年代的柏油工廠,但其實它們的身世可以推到二戰時的神秘625裝置。這個東西,之前寫過脈絡,請參考這裡

中油高雄煉油廠的歷史脈絡,要從二戰時的六燃談起。這座編號為「第六」的日本第六海軍燃料廠,係接續位於平壤主要做無煙煤採掘和煤磚製造的第五海軍燃料廠之後。其主要開始規劃的時間,已是日本統治末期的昭和16年(1941年)。當時的構想,是將這座燃料廠依照不同的製造流程與原料取得,分為三個不同地區,分別為高雄、新竹與新高。高雄原本就是良港,南洋運來的原油可以方便卸載後處理成艦艇用重油、航空汽油,然後再轉運回日本或其他領地。因此,這個六燃的設施,後來又稱為「精製部」,主要是較為傳統的方式來做原油分解。 

關於六燃的建廠順序,主要以高雄、新竹、新高這樣的安排主要來進行。因為高雄原油煉製有現成的技術可以繼承使用,因此在建造上是最有把握的第一期工程包含了第一原油蒸餾裝置(620-1)、裝卸設備及重質油槽、53加侖桶之製造修理與裝卸設備及鍋爐等設施。上述此第一期工程完成的第一原油蒸餾裝置在194455日試車後進入正常操作生產,直到194410月台灣沖航空戰時蒙受空襲災害而停止操作。 

至於第二期工程的部分,則因海上資材運輸隨著戰局而越來越困難,計劃往往臨機應變地修改,相當多機械與資材也改以台灣本島內提供為主。這第二期的工程也包含了第二原油蒸餾裝置(620-2)、潤滑油製造裝置(625……等。雖然說,第二原油蒸餾裝置在19449月試車後即進入正常操作生產,但因南洋運來的原油不足而停止操作。

由於194410月台灣沖航空戰期間台灣遭受美軍猛烈轟炸,1945年起的空襲更是密集與猛烈,故為了躲避而有了疎開的規劃,像是興建較為小型的第三原油蒸餾裝置(620-4)在半屏山東南側山麓採咾咕石場之凹地,將一些原本的機器移設至此,各機械間也以防護圍起,避免直接受到轟炸毀損。這個設施於19441020日決定興建,到19453月大致完工,但試車時發生漏油而中止操作的意外,後來又因常遭轟炸而停止運作。

 在美軍轟炸威脅下,疎散用的機械還有編號625的潤滑油製造裝置。該設施位於半屏山西南山麓的洞窟內,於1945814日工程完竣,但隔日原本要試車卻因終戰而終止。
原本,我以為625的裝置因為搬到山洞裡而消失了,沒想到竟然還有紅磚廠房健在!所謂編號625的設備,主要是潤滑油製造,原本規劃是要將蠟分解重合生產潤滑油,但未到貨的機材太多,只建造了真空蒸餾裝置。這部分施工的是新潟鐵工所,於1945.4完工。此外,脫蠟用的冷凍機也進口了,但因裝置計劃變更,所以改為製冰工廠。至於現存的紅磚建物推測是潤滑油混油設備廠房,是為了將625所有潤滑油照海軍規格混合成各種油料所蓋。這簡直太驚人的發現了!沒想到之前看到的山洞,跟這紅磚建物有關!


 這在二戰中的建物,因為資材不夠,能省則省。能用紅磚的地方都用紅磚蓋了,風格非常類似其他地方看過的二戰軍事建築。真的沒想到,625設施還有遺跡~ 真的太意外了。
 目前中油報給環保局的整治方式,是要拆光地上物做土壤整治,所以這些都會被拆光~。是否,整個整治計畫可以修改,至少留下一些臺灣工業發展的史蹟脈絡呢? 如果工廠的宿舍區全變成文化景觀保存了,但核心的工廠區什麼也不留,這不是非常荒謬的保存脈絡嗎?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